您的位置: 首页 >学校新闻>师生文苑>详细内容

师生文苑

校园杂记 | 橘子青青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0-10-13 08:52:12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       几场秋雨后,校园秋天的脚步愈来愈清晰。高挑的银杏开始泛黄,袅娜的杨柳随风叶落枝折。不过校园的秋天毕竟是江南的秋天,它远不及北方秋天那般萧瑟衰败。校园的秋天还有更多的生机与喜悦。香樟依然翠绿挺拔,四季如一。桂花树将贮存一年的芳香弥漫开来,馥郁得让人微醺。

      最让人心动的秋景是校园中的几棵橘树。依旧浓密的绿叶间,一个个青色橘子已经长成,圆圆鼓鼓的,宛如待产前母亲腆着的肚子。

      校园四季有花,特别是春日,群芳姹紫嫣红,颜值纷繁。橘花如同下等宫女,无力与宫中佳丽争宠斗艳。橘树每年4、5月份开花,寻常的白色花瓣围着淡黄花蕊,躲闪在宽大的橘叶之中。她比不上桃花、樱花般烂漫,不及栀子花、桂花般芳香,更逊于玫瑰、美人蕉、山茶花般娇艳。即便是与秋季金黄的银杏叶、丹红的枫叶相比,她也自惭形秽。不过,每到秋季,橘树是校园中果实最多的树木。

      橘树是树中的君子,备受古代文人青睐。“江南有丹橘,经冬犹绿林。岂伊地气暖,自有岁寒心。”张九龄将橘树与松柏相提并论,盛赞其经冬耐寒的品格。“后皇嘉树,橘徕服兮。受命不迁,生南国兮。深固难徙,更壹志兮。”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。橘树只愿长在生它养它的故乡江南。在屈原眼中,橘树是忠贞不二的嘉美之树。诗人实以橘树自况,抒发忠贞爱国的坚定情志。文学家兼美食家苏轼在《浣溪沙·咏橘》中如此描述橘子的美味:香雾噀人惊半破,清泉流齿怯初尝。吴姬三日手犹香。寥寥数语,初尝者破橘遭遇意外的惊怯窘态、清泉般橘汁流连于齿间的美妙感觉跃然纸上,吴地美女三日手留余香的联想更让人心生向往。东坡在《赠刘景文》一诗中再次提到橘:一年好景君须记,最是橙黄橘绿时。诗人将橘子成熟的秋末初冬视作一年中最好的光景,进而比作人生中大有可为的中年,借以勉励朋友珍惜这大好时光,乐观奋发。

      在我看来,除了凌寒不败与忠贞不二,橘树还具有一般树木少有的智慧。记得小时候的某个初秋,我与小伙伴去偷摘附近山上的橘子。小手刚伸进橘树枝叶,冷不丁被叶下的橘刺狠狠地教训了一下。我疼得“哇”的一声大叫,手指居然刺出血了。在那美食匮乏的年代,瞬间的疼痛还是挡不住橘子美味的诱惑。年龄稍大者小心避开叶下暗器,终于摘下几个青色橘子。小伙伴们飞奔至稍远的大树底下开始剥皮,准备享受来之不易的果实。橘皮的厚度与严实超乎孩子们的想象,几只贪婪的小手只好轮番上阵。不料用力过猛,果皮破裂之时,东坡描写的场景——“香雾噀人惊半破”顿现,几股溅射出的橘汁,直奔周围几双虎视眈眈的小眼。顿时,眼中一阵灼痛……好不容易掰到了囊肉,迫不及待塞入口中。猛地一嚼,却是一股从未尝过的狂酸,从牙齿、喉咙直至酸软全身。……从此,我再也不敢去摘吃未成熟的青色橘子。

      草木的春华秋实,如同人类的孕育繁衍,看似轻松,实非易事。橘树为呵护好果实,自开花之日就通盘筹划。春季的橘花普通凡俗,尽量不惹人注目。果实成熟之前表皮以青色掩护,与橘叶颜色浑然一体。叶下暗藏长长的橘刺,以防不速之客。若有被摘,也要以酸味教训贪食者,如此可保全树上的幸存果实。但橘树并非吝啬者。等进入初冬,果实逐渐成熟,果味由酸转甜。果皮由硬变软,颜色则由青转为黄、红,难怪张九龄将其称为“丹橘”。此时的橘树黄绿、红绿相间,煞是好看。橘树最终如此慷慨地将成熟的果实呈现在世间。

      也许是这个缘故,每年秋天校园里只有橘树果实累累。其中一棵最易进入学生视野,就在高中教学楼一楼的楼道边。对于大城市的学生来说,一棵树从开花到结果,是难得一见的美妙风景与生命过程。

      某年高考,学校一位平时成绩平平、柔弱沉默的女生突然成为“黑马”,考出高分,进入名校。同学们羡慕之余,大呼意外。问她秘诀,她笑而不言。几年后,这位女生在微博上晒出自己当年高中的笔记本。每本扉页上都画有一棵橘树,繁茂的橘叶间或点缀小小的白色橘花,或挂满圆鼓鼓的青色橘子,这正是校园高中教学楼旁的那棵橘树。





终审:zhongxin
分享到:
【打印正文】